【在主画面加入捷径】
       
【选择语系】
繁中 简中

技术杂谈:GNU/Linux 适合做为桌面系统吗? (2018 年版)

【赞助商连结】

    虽然我们可能无法看到真正的 GNU/Linux 元年,但在 2016 至 2017 年间,GNU/Linux 桌面系统的市占率突破 2% (根据 Net Marketshare 数据),表示 GNU/Linux 还是有一定的使用人口。目前为止,Windows 仍然是桌面系统的霸主 (85-90% 市占率),而 Mac 则有一批忠实拥护者 (7-10%);GNU/Linux 往往给人难学的印象,有时又会在网络上看到某个网友灌了 GNU/Linux 后无法开机进入系统的惨案,到底 GNU/Linux 是否适合做为桌面系统?笔者三大桌面系统都使用过,以 GNU/Linux 为桌面多年,笔者认为 GNU/Linux 桌面虽非简单无脑,但入门的门槛的确比先前低了。接下来,我们会进行相关的讨论。

    GNU/Linux 的桌面软件比先前好用,很大一部分是搭上全球资讯网的顺风车。由于电脑硬件的进步,执行网页程序比先前顺畅很多,浏览器就像是微型的操作系统,在本地端有使用者接口 (HTML 和 CSS),可以用程序语言执行一些任务 (JavaScript),而伺服端负责实际的内部工作;除了浏览器以外,使用者不需预先安装软件,只要网络畅通,使用上相当地简单。有许多科技公司开发网站或网页程序,像脸书的整个核心业务就是一个网站 (脸书在社群媒体市占率达 75%),但也造就了一代巨擘;谷歌许多为人熟知的产品,像是 Google 搜寻、Gmail、Google 地图、Google 文件等,都是网页程序;微软的业务原先以桌面软件为主,现在也提供云端化的 Office 和 Outlook。由于网页程序变多,某种程度补足了 GNU/Linux 桌面软件的不足。

    那么,GNU/Linux 桌面软件有没有进步呢?以笔者观察,其实也有,但进步幅度没那么大。这是因为 GNU/Linux 市场小又分裂,减低了开发者的意愿。开发好一套软件后,至少要包成 DEB 和 RPM 两种格式,必需在数种主流 GNU/Linux 发行版上测试,但这些努力,却只照顾到一小群用户,除非有一定规模的公司,通常不会将 GNU/Linux 做为首选平台。另外,GNU/Linux 充斥免费且开源的文化,很多使用者不太愿意花钱买桌面软件,使得开发者的回报更少,这也使得桌面软件不盛行。对于程序开发者来说,GNU/Linux 上面己经有许多开发工具,但对于一般使用者来说,软件的质和量相对缺乏。

    以游戏来说,GNU/Linux 仍然算是弱势族群。如同其他的电脑软件,电脑游戏本身也是一种电脑软件。对于游戏者来说,GNU/Linux 的驱动模块支援度比较差,而一些 GNU/Linux 的强项,像是终端机环境及运行于其上的程序语言,对游戏者来说并不重要;如果像 SteamOS 般把 GNU/Linux 包成游戏用主机,基本上就只是一台相对弱势的 PlayStation 或 XBox。如同我们先前所述,GNU/Linux 社群的小规模和分裂化,使得游戏开发者不愿去碰触这个相对不赚钱的市场。像是 Steam 的 GNU/Linux 用户比率己经低于 1%,在获利不足的情形下,未来 Steam 是否会终止 GNU/Linux 支援仍是未知数。

    在专业软件上,GNU/Linux 有没有进步呢?如果我们把程序语言也当成一种广义的软件产品,那么,GNU/Linux 的确是不可忽视的存在,除了原先就在类 Unix 系统上可执行的程序语言,一些商业语言也会考虑 GNU/Linux;像微软在 GNU/Linux 上就发布了 ASP.NET Core 和 SQL Server,但不支援桌面程序,代表着,即使是微软,也无法忽略 GNU/Linux 在伺服端的重要性。不过,除了程序语言和开发工具,对于传统的专业用套装软件来说,GNU/Linux 仍然是相对不足的;这点在短期内似乎也没有什么改善的迹象。

    基本上,GNU/Linux 等类 Unix 系统是技客写给技客用的系统,根据 StackOverflow 2016 年的调查,GNU/Linux 的市占率约在 21.7%,而 StackOverflow 的受访对象约 45% 从事网页程序开发 (包含前端、后端和全端);虽然笔者认为这样的受访族群不太均衡,但至少代表有较多程序设计者会去用 GNU/Linux。对于桌面系统,GNU/Linux 是堪用的,但桌面软件的缺乏,以及一定的学习门槛,使得一般使用者没有转换的动力。GNU/Linux 是一种系统,而非一种信仰,自己觉得好用就够了,倒没有必要让自己变成过于热心的传教士。

    注:StackOverflow 在 2017 年的访查改变了相关问题的询问方式,笔者认为 2016 年的问题较有代表性,故仍沿用 2016 年的访查。